張正光是唯一生還的台灣籍神風特攻隊員(三之一)

楊基山/專題報導

圖說:翻拍自高俊明的小說一書。

太平洋戰爭中的日本神風特攻到底有沒有台灣人,這個問題在員山機堡仿坑道史料館內,經常被提及,從相關資料中,除了早期報紙報導過的泉川外,還有位張正光曾向新聞界表示,他曾出過自殺任務生還後返台,晚年定居宜蘭,直到生命結束。

張正光是在2013年7月終老於宜蘭縣五結鄉季新村,享年83歲,在我的查訪中,其租住的老屋在巴士站旁,成為村民逗留聊天的熱點,所以附近的民眾幾乎都認識他,而那裡是噶瑪蘭族後裔聚集的加禮宛,距離宜蘭海岸線不遠,曾是養殖業興盛的地區。

在沖繩戰役中死裡逃生的張正光,落腳季新村時,因一頭白髮而村民均以「白毛仔」稱呼他,即使是鄰居林姓兄弟,也不清楚其曾是神風特攻隊隊員的過往,僅知其為外地人,卻不知他為何來到宜蘭,可謂是「隱姓埋名」,卻能感覺人緣還不錯。

事後,我在網路資料發現,2013年即有媒體報導「張正光參與神風特攻隊衝擊美艦任務的新聞報導」,也有作家高俊宏循線找到他作這段歷史的專訪,惟很意外,卻在兩人首次見面的12天後,張竟因心藏病突然過世,而留下一本「台灣日本兵張正光與我」的小說。

我也立即上網購買來閱讀一番,高俊宏先生以小說方式撰寫張正光在太平洋戰爭期間的故事,同時提及他是如何加入神風特攻隊且參與自殺任務的經過,其內容可以印證為何該隊飛行員幾乎都是日本人,因為日軍根本就不信任台灣人會為「國」盡忠的說法。

依目前蒐羅的資料,張正光是神風特攻隊員中唯一生還的台灣人,是在太平洋戰爭中最慘烈的一役─沖繩登陸戰,第一次參與俯衝美艦任務時,憑著求生的意念,技巧性的救了自己,他在人機落海後,成為盟軍戰俘,不久日本就投降了,他得以保住性命回到台灣。

生於昭和四年(1929)的張正光是彰化田尾人,他一生的傳奇故事,應該從十四歲左右被日本友人帶往大阪讀書說起,那時已是太平洋戰爭的末期,也開啟了他的悲劇人生。(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