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正光是唯一生還的台灣籍神風特攻隊員(三之二)

楊基山/專題報導

圖說:張正光生前提供給媒體他(箭頭指處)要出發的照片。

宜蘭市南機場的廢棄營區內,留有數幅有關太平洋戰爭時期的壁畫,其中早已剝落模糊的一位主角人物,即為大難不死的張正光畫像,創作人就是小說作者高俊明,他多次「潛進」少有人煙的營房內作畫,本想完成後要帶張來親自觀賞,不料卻因他的遽逝而未能如願。

小時候,在田尾家鄉長大,進入學校後成績一直,1943年有位熟識的家族友人,要返回九州,有意順便帶他去日本讀書,他認為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,決定跟他負笈東瀛求發展,隔兩年在大阪唸書時,卻因體格健壯,被選中神風特攻隊員入伍訓練。

同年4月1日,以美軍為主的盟軍反攻行動中,跳過台灣而展開沖繩的登陸戰,原定一個月的戰事,竟因日軍在首里等處的頑抗,而拖了近3個月才成功佔領,這段期間在太平洋上支援的軍艦群,也成為神風特攻隊俯衝的目標,戰況慘烈。

駐守在九州宇佐基地神風特攻隊員的張正光,也參與了這項自殺任務,4月16日的清晨,他與其他23架友機,一同拂曉出擊,目的地是1千公里外的美軍艦隊,同行的還有在大阪時最要好的同學鈴木,也目睹他的飛機遭火炮擊中,爆炸落海的一幕。

在此之前,張正光一直覺得自己是台灣人,卻要面對為日本天皇犧牲的問題,表示質疑,在服從軍令的同時,其實求生的念頭始終存在,尤其看到同學鈴木在他很眼前消失,給他帶來很大的震撼,想到家人,想到自己年輕的生命,他決定一博。

有道是「生命自有出處」,張正光飛行任務使用的是彗星12型的雙人機,駕駛員是小隊長岡山,他在後座負責操縱武器及排除機械障礙,由於本身對飛機的性能與結構,稍有研究而得知,改變方向要由後方的垂直尾翼來調整,而前座連機尾的金屬桿經過他座位下方。

神風特攻隊起飛前,早已拆除機上的逃生系統,張正光形容簡直是一具「空中棺材」,而唯一的生還機會即為在撞擊美艦前落海,問題飛機不是自己在駕駛,無法操作,這時他突然想到了只要卡住「垂直尾翼」,飛機便只能往前直行,將失去向下俯衝美艦玉石俱焚的能力。(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