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民藝文真善美 藝術不分族群 不應受歧視、忽視

[台灣新聞雲]特派記者 黃靖賀/台中報導

藝術追求真善美,不應有有種族、族群歧視限制是普世價值,我們常聽人說,原住民是臺灣真正的主人,那我們生活在臺灣的這塊土地上,自然不能無視原住民族的藝術文化。文化局是主政藝術文化的單位,請問局長,是否曾經關切也是臺中市民一份子的原住民的藝術文化?局長是否可以列舉出三位臺灣近代傑出的藝術家?

在2020年,屏東美術館舉辦了一項「未來潮:大山地門當代藝術展」,聚焦大山地門 23 位藝術家,展出超過100件平面、立體作品,從5個展間延伸到戶外廣場,並推出線上導覽及藝術座談,細數原住民藝術發展的歷程,也細緻勾勒出了原住民藝術發展的脈絡,清楚呈現了臺灣原住民藝術發展的未來發展走向,成為臺灣原住民藝術界的盛事,傳為美談。臺中市曾經辦過類似的活動嗎? 

在日前, 黃仁議員下了質詢條給文化局,提出了各界的關心,以及對臺中市原住民藝術相關現況的疑問,文化局也給予回應:其中,臺中市五個文化藝術中心以及市美術館籌備處,共典藏2610件藏品,世界少數民族216件,臺灣原住民398件。對原住民的藝術作品,尤其是臺中市籍原住民的藝術作品收藏,是否能夠予以重視繼續典藏?

其次,文化局在去年辦理了15場原住民族的展演活動,今年到3月底止,辦理了5場,今年預計辦理15場,是否以後每年,關於原住民的展演活動,就固定只能舉辦15場,無法再增加?

臺中市曾任的藝術評審等相關委員,到目前為止,達到359位,其中原住民籍委員共12人,佔3.34%,按照文化局的講法,和原住民人數佔比相當,但黃仁議員要問的是,原住民籍委員,參與審議評審的人次比例,是合理的嗎? 難道少數民族的藝術重要性,要套用僵硬的人數佔比決定,而不是因為其人數弱勢,而給予更多的關注協助,藉以表達出對人性的關懷以及對其藝術文化的保存做出努力?

黃仁議員強調:如果臺中市文化局不能給予足夠的重視支持,如何能夠在臺中市這塊族群如何的土地上,灌注足夠的養分,澆灌出妖豔美麗的原住民藝術之花?